首页 > 云南当地旅游团

用一朵花开的时间看丽江


“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”的景象在我脑海里已经萦绕了N次,宣科的东巴古乐又让我魂系梦牵。于是,到达昆明的第二天,我竟像个近乡情怯的游子,按捺不住兴奋与渴望急急地赶往丽江。

  蜿蜒的公路,在山中盘旋而上,险峻的。

  远方有云飘过,就像地里长出的棉花糖,甜甜的。

  看的我有些谗了,醉了。

  汽车在那些云雾缭绕的大山间晕头转向地行驶了四个多小时,终于缓缓地停在了丽江“云之南宾馆”的院子里。这时天色已晚,我们一行人在导游小木(据可靠情报,他是纳西土司的后代)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黑龙潭附近的一家农家小院(名字怪怪的,叫“一窝狗岜夯鸡”)解决我们的温饱问题。这个院子,满院都是花草树木,油绿绿的,满是新鲜。构造倒有点像北京的四合院。我站在二楼一间屋子的窗户的边上,玉龙雪山就在我的眼前。我看的见她的风景,却怎么也看不清山峰的姿容。

  吃过晚饭,我们来到了古城。天空却不作美,下起了小雨。


  夜的古城,灯火通明,游人如织。

  微雨的小巷曲曲折折,紧闭的木门沉淀着岁月的颜色。那条雪水汇成的小河分成了几股,灵气四溢地穿城而过,嬉闹在每一户纳西人家的门前…弯弯的石桥,跨过窄窄的小河,颇有些江南水乡的味道。只是那里的“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”早已变了味道和模样。而这西南偏远的小城,却将这份古典浪漫,悉心保存得如此完好而鲜活。细雨中,我看见喧闹的人群,他们在雨里流动,流动中洋溢着满足,举手投足的闲适把我感染。我和友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,慢慢地滑动着。友人告诉我这座古城建筑的十分巧妙,依照八卦形状排列。我们要顺水而上,逆水而下,否则一定会迷失在这深深的巷子里。其实,我还真的想迷失在这里,迷失在这不真实的现实世界中。

  悠悠晃晃地逛了出来,我决定站在一个好位置,驻足细看:这里,漂亮的纳西银器和藏饰品,木刻,药材,茶叶构成了商品的主角。还有许多很有味道的小店,静静地藏在巷子深处。听说,每一家这样的小店,都是有故事的。

  譬如说“布农铃”。1995年,漂泊的布农沿着滇藏茶马古道徒步骑马跋涉到西藏拉萨。一路上,马铃声单调寂寞。他拾得两片木块画上澜沧江和梅里雪山,分别系于马铃上和自己胸前,受到沿途9为活佛的开光加持,保得一路平安。就这样,将马帮文化聚集地丽江,浓缩于马铃之下,飘向世界的几十个国家和地区,带去吉祥如意。

  正是因为有许多这样的小店,才使古城平添了几分现代的气息,因此有了古城的年轻浪漫。

  也有了多少故事选择了在这里生长,以及埋没。

  我知道,古城每天都是这样寂静耐心地拥抱那些远方的人们,任游人的洪水和旅行社花花绿绿的旗子把这些真实淹没。

  第二天,我们起了个大早,开车去玉龙雪山。

  可惜,天上雾蒙蒙的,雪山被一层纱遮住了面容。

  快到白水潭时又下起了雨,不过这并没有扫了我的兴,我依然兴致勃勃。

  我在白水潭看见那可爱的牦牛,却不敢上前打个招呼,倒不是我怕那些比我大许多的动物,而是我实在不愿意打扰它们吃早餐的雅兴。

  在白水潭这里玩过之后,我们驱车上山。

  同行的朋友怕我这个来自远方的人会有高原反应,急着要给我租氧气袋,被我一口拒绝了。我告诉他们我的心机功能超级棒,于是,在他们小心翼翼的带领下,我们上了缆车。

  坐在缆车上,我兴奋不已,倒不是因为我第一次坐这种不封闭的二人缆车,而是因为我在缆车上可以看到别样风情的玉龙雪山,可以触摸到那高大的树的顶部,这是在山上行走的人无法体会到的乐趣。我暗自窃喜。

  终于到了,要下缆车了,我还有不想下,可一听朋友说前面更美,我催促着要往前赶。一路幽森小道,我哼着王菲的《红豆》连蹦带跳地向我的目的地进发,路上的行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我,朋友说我到了三千多米的地方居然耳不鸣,脸不白,心跳还挺平稳,比他们这些大男人素质还要好,人家能不看你吗?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运动员呢!就这样说笑着,我们到了云杉坪。从来没有想过它会是这样的,我以为会是满地的白雪,可我错了,还错的离谱。这里绿绿的一片,没有一丝雪迹,居然。周围有很多纳西老太太在租她们的民族服装,我按捺不住新奇,租了一套穿在了身上照了几张相,等我回去,拿给我那些从小在海边长大的玩伴看,他们铁定会发出啧啧的感叹声的。

  游完了云杉坪,我意犹未尽的被朋友拉了下来,他说晚上要带我去听东巴古乐。我们急忙驱车下山。

  晚上,我们早早吃过饭,来到了东巴古乐会场。

  一群风烛残年的老人(宣科说七十岁以下都是年轻人,而这里似乎只有三四个年轻人),用那一件件上了年代的乐器(那“十面云锣”听说有二百年的历史了),精湛而神圣地演绎着古老的音乐。我忽而回到了那遥远朝代的宫廷里,气势宏大的唐音,翩飘的霓裳舞曲,描绘着天朝上国的雄风与柔媚,让人从心底震撼;忽而一首首熟悉的充满了委婉和哀怨的词曲,又将我带到了偏隅一方的南宋小朝廷内。当阵阵丝竹声中传来飘飘渺渺的女高音时,我觉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,忆起了一直最爱的那些诗词。

  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

 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

  胭脂泪,留人醉,几时重。

  自是人生常恨水长东。

  真的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地下哪得几回闻”!

  听完了古乐,我们起程回旅社。

  第二天,我们起早到黑龙潭公园溜达了一圈,就赶往五朵金花的故乡——大理。
云南旅游合同样本 | 网站管理 | 友情连接 | 报名方式 | 公司简介 |

云南旅游跟团报价 云南旅游纯玩团 云南旅游纯玩 云南旅行社报价 昆明旅行社报价 云南旅游团报价

昆明旅游团报价 云南当地旅行社报价 昆明当地旅行社报价 云南当地旅游团 昆明当地旅游团

 云南昆明本地旅行社 云南昆明本地旅游团 到云南旅游报价 昆明康辉国际旅行社官网 版权所有
中国·云南·昆明永平路康辉国际旅行社旅游部   邮编:650011  许可证号: L-YN-GJ00042
联系人:范桂源 刘倩   :13211716595 传真:0871-63565767
 E-mail: 447178556@qq.com  MSN:y.0871@hotmail.com  Copyright(c)www.cts888.com

 云南旅游跟团报价24小时咨询电话:13211716595 

(QQ:447178556)微信:13211716595)

版权所有(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)
网站备案:滇ICP备06001306号